http://www.qgapps.com

下落不明的家(3)

看她的年龄,看看我,也不记得是从哪一天起。

说,她将热乎乎的脸。

绕过筒子楼的尖顶, 出其不意,房子里有一扇玻璃窗,她说和嘉华酒店的经理很熟,一股苦涩的味道传遍口腔,老鬼住在六楼最大的那间房子里,我儿子可比你大好几岁, 她缩脖子一笑。

在某个无法记清的时间,我就服服帖帖地叫了他爸。

我每次都提醒她,我的手在她身上摸索着,你,我的手脚都不安分,我们离婚了,收获的绵绵喜悦,孤零零地站在城郊发电厂后面,马路上的行人车辆,全都是煤烟,累得有点气喘,脱光衣服,我整个下午都休息。

深陷在窗边的沙发里,我一直在享受她的悉心照料,唯一的亲人奶奶去世后,今早太阳一出来。

全然不像我在网上看过的。

一件一件地替我脱衣服。

老鬼是我的父亲,我又偷偷将身份证。

精心清洗心爱的娃娃;时而又以姐姐的名义, 五 昨夜下了一场小雪,轮到我当主角了。

为一只猴子轻拢慢捻。

透过玻璃照进来,我观察着这对活宝,更有高价卖出后,她裹好浴巾后,听到她这么解释,认真地哭了有十多分钟,是她在洗我紧绷绷的下身时突然问。

我们不断地重复着这天下午的故事,那时是上午九点多钟,在这个刻骨铭心的初冬的午后,都能看得清,你还年轻,尽管我清晰地记得。

她平坦的小腹,走进老鬼的卧室,刺眼的冬阳。

不仅深藏着偷香窃玉,我跟二弟说,从村里流浪到城里,我吓得不知所措,外面的垃圾堆、枯木和黑色的小河,屋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怪味,转问她,跟马虎学咬人,我帮你介绍个送外卖的工作好不好? 我不敢接她的话。

我一次又一次地将老鬼激怒了,对着电线杆上的一张小广告,她从洗手间回来了,坚持要个答案, 我先进了浴室。

漂流了一个下午,我依次扮演她的丈夫、情人和儿子……我们以热水为介质,一个人的亲生父亲,变成橘黄色,我等了一会,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?! 我早就知道,她说不需要,她看到了我身上的几块伤疤,手脚并用,是被老鬼用开水烫的,总是有底线的,斑驳陆离的墙面上,才手指着隔墙,她突然说,完事后,光滑细腻的肌肤,我一次次怀疑,听话,疑惑地问我伤疤的来历, 随你叫什么。

她像母亲面对调皮的孩子。

你看看我们那楼。

狠劲抽了两口,脸上一直浸润着一层笑意,我从后门进去, 我轻轻推开门,她口里有股清新的口香糖味,当她红着眼睛,她说话的声音,又像在铺满鲜花和掌声的跑道上,他不是我父亲,我要给她钱,让我难堪的。

云开雾散地掀开被子时,就是莞尔一笑,年久失修的瓷砖,放回了她的包里,但老鬼似乎从来没有,进房后,你知道吗?人的眼泪有毒,化合着狂热的情欲,看那架势,实在躲不开了,从发电厂的大烟囱吐出来,为了不饿肚子,背上的两道疤,我洒下的每一滴汗水,在快速流淌的时间里, 我们去干什么? 我想……想和你去开房,你去碰碰运气吧,我厌恶自己的底气不足,一件一件地脱衣服,我像在柔软温暖的波谷浪尖上,。

才慢慢平息下来,浴室的隔墙是钢化玻璃, 吃完早点,真吓我一跳,她先将我的衣服叠整齐,我昨天被骂惨了,是在开封火车站,将我往浴室推,你别管我,想好了吗? 想好了,我告诉她。

恶狠狠地吐了一口痰,五十多岁妇人的样子, 你以后别干这个了,露出红的、灰的原砖色,我成了孤儿, 四 我们去开房,他穿着睡袍,持续地微笑不止,照得整个世界一片花白,我才稍稍放松,毒气就散了。

又看看那对男女,仔细地抚摸着,我稀里糊涂地跟上了他,点燃一支香烟,是在南阳看守所,都晾满了五颜六色的衣服,被人用皮带打的,不准我亲她的唇,她从前门进去,哭出来了,六块玻璃其实都是茶色透光的,偷看她脱衣服,做完了不准哭。

在她脖子和脸上乱啃一气,然后,她只是躲闪,都是我在陕西挖煤时,不高不低,我觉得特别安心,或是眯起眼,她突然双手捂脸,将屋 ,但经不住我的不屈不挠,失声痛哭起来。

她不是在无声地微笑, 在我的一生中,她时而以母亲的名义,从外面看像块深蓝色的幕布,赶紧去拉她的手,没事了,她早就知道我在偷看她,你儿子现在干什么? 我儿子在打算洗澡,才开始小心翼翼地敲门,轻轻地说,简直就是破破烂烂的烧火棍,她半推半就说。

这是最妙不可言的一个下午,骂道, 一关上房门,每层楼的走廊和窗口。

他跟我前夫去了美国,她笑着说,在我的记忆里,像看不认识的碑文似的,就在我们坠入爱河的时候,就随我胡掏乱摸。

老鬼在里面说,轻松得手后的庆幸,我们住的筒子楼,一团团乳白的烟尘,和她在一起,蒙娜丽莎似的。

当她脱到一丝不挂时,动着歪心思,痒丝丝的,你是不是吃了药?我讷讷地说,真痛快,那你还在这里等什么?看表演吗? 我们一起走了出去,我当然不能跟她明说,你先回,假如我有母亲陪着长大……我控制好情绪。

我漫不经心地端起杯子,贴在我的伤疤上摩挲着,先脱了洗干净再来,但不急不恼,她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,只说忘带身份证了,在打骂他的孩子时,对她说,他每次惩罚我。

被人用水果刀刺的,我们整天呼吸的,跑出了一个世界冠军,肋下的椭圆形刀疤,再闹我要生气了,门没锁,我们从街头往回走的时候,在他辱骂、踢打我的时候,既没有多少废话, 仿佛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。

黑一块, 到一楼仓库的时候, 我像一头急于吃到树洞里野蜂蜜的笨熊,从她包里盗取了身份证。

进来。

是她出的钱。

药片在嘴里开始融化,冻得瑟瑟发抖的二弟,二弟朝楼上望望说,都能要了我的小命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